撿到1.3萬元現金
  收入不高的他們苦尋3月找到失主
  失主是一名清潔工,這筆錢他整整存了一年多,是準備寄給老母親的生活費
  本報通訊員 李績 本報記者 王波
  望著再熟悉不過的錢包,老王怎麼也不敢相信,丟了3個月,竟然會重新回到自己手上。而且,裡面的13000多元錢,一分不少!
  更讓老王感動的是,撿到錢的,是兩名和他一樣的外來務工者,收入並不高。為了將錢包完璧歸趙,他們苦苦找尋了3個月。
  在民警見證下,老王拿回了自己存了一年多的血汗錢。
  丟了3個月的錢包

  找回來了
  前天,寧波鄞州區石碶派出所接到一個報警,在寧波雅戈爾紡織工業城,有人撿到一個錢包。民警趕到現場,見到三個男人。一問,其中個子高的兩位是撿錢包的,個子矮的那個是失主。
  民警覺得奇怪,既然失主就在現場,直接把錢包還給他不就完了,為什麼要報警?難道,起了什麼糾紛?
  撿到錢包的兩人分別叫陳蘇和孫德軍,分別來自安徽和河南,就在工業城打工。失主老王今年55歲,在工業城一家服裝廠做清潔工。
  “這個錢包,我丟了3個月了。”老王說。這句話,讓到場的民警更迷糊了,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事情還要從頭說起。
  寄給老娘的1萬多元錢丟了

  老王覺得天要塌了
  四川人老王兩年前進入雅戈爾紡織工業城服裝廠做清潔工。
  他的工作就是打掃車間,將碎布頭運送到垃圾間,每個月工資2200元。除去租房吃飯,每個月能攢下1000元左右。
  2013年10月12日上午,老王隨手將錢包放在褲子口袋里。他想趁著中午休息時,把錢匯給老家77歲的老母親。錢包里,放著攢了一年多的13400元。這些錢,是要給母親做生活費的。
  然而,臨近中午下班時,老王一摸口袋,錢包沒了。
  “我趕緊沿著上午去過的地方找了一圈,結果都沒找到。” 在他看來,偌大的廠區,四五千號人,怎麼找得回來小小的一隻錢包?
  對老王來說,13000多元錢不是一個小數目。很長一段時間,他感覺天塌了一樣,整天悶悶不樂,甚至整夜整夜地睡不著覺。
  有些同事見他情況有異,便問他怎麼了。老王不願提傷心事,每次都支支吾吾地應付過去。
  從那以後,丟錢這件事便成了老王內心深處不願提起的痛。
  維修工和鍋爐工撿到巨款

  決定自己尋找失主
  41歲的河南人孫德軍6年前進入工業城上班,在設備部做維修工,每天穿梭於工業城各個車間,認識不少人。45歲的安徽人陳蘇2年前來的,是一名鍋爐工,工作相對單調。
  由於上班的地方門對門,兩人之間比較熟悉,是朋友。
  老王丟錢的那天是星期六,輪到陳蘇上白班。早上7點,他準時到崗。辦公室飲水機沒水了,他便去水房搬水。剛走出鍋爐房沒幾步,他就看到路中央躺著一隻棕色長方形男式錢包。
  “我走過去準備查看,抬眼看到孫師傅站在車間門口,我就招呼他也過來。”陳蘇說,自己撿起錢包一掂量,沉甸甸的,放了不少錢。
  每天都有不少人來鍋爐房打水,這錢包不可能是外人丟的,失主肯定會回來找的。於是,兩人分工,孫德軍去找失主,陳蘇負責保管錢包。
  “我去找失主的時候,沒敢說是錢包,只是問有沒有人丟貴重物品。可一大圈問下來,都沒有人丟東西。”孫德軍說。
  兩人這才打開錢包,裡面塞滿了錢,粗略數了一下,有一萬多塊錢。他們仍然相信,肯定會有人回來找,於是就怕麻煩沒有報警。
  然而,一連等了幾天,愣是沒有人來找過錢包。
  苦尋3個月,問了數百人

  還是沒能找到失主
  陳蘇和孫德軍收入都不高,這筆萬元巨款,差不多能抵小半年的工資。不過,面對這筆意外之財,他們並未動心。兩個人都知道,丟錢的人如果和自己一樣是外來務工者,不知道該有多著急。
  之後的幾個月,由陳蘇保管錢包,認識人比較多的孫德軍到外面打聽,希望找到線索。接著,他們又分別向自己的領導彙報了此事,希望單位也能幫忙尋找失主。
  擔心有人冒領,兩人甚至連錢包都不提,只說撿到了貴重物品。
  “有沒有聽說,誰丟了貴重物品?”這句話,成了兩人逢人便問的開場白。
  陳蘇每天都揣著錢包,上班時鎖在單位的柜子里,萬一有人來找,可以立即物歸原主。下班後,他不放心,又把錢包帶回家保管。
  “說實話,開始的一段時間,我很苦惱,萬一把錢包弄丟了,或者錢少了,怎麼說得清呢?”就連陳蘇的老婆,也跟著他一起為這筆錢發愁。
  眼看過去三個月,兩人詢問的工友,加起來也有數百人了,可還是一點眉目都沒有。
  後來,兩人合計了一下,再找幾天,如果還是找不到,就交給警察處理吧。
  錢包終於歸還失主

  報警讓民警來做個見證
  無巧不成書!前天,就在陳蘇和孫德軍準備放棄將錢包交給警察的時候,事情忽然有了轉機。
  前天上午,孫德軍在車間里忙著,這時一位叉車工走了進來。“孫師傅,借個工具,修一下車子。”
  孫德軍抬頭一看,是一名工友,他習慣性的開口就問,“有沒有聽說誰丟了貴重物品?”
  “我好像聽說,有個清潔工丟了一大筆錢。”叉車工隨口回了一句。
  孫德軍一下子上了心,連忙問,“叫什麼名字?哪個車間的?你認識嗎?能不能帶我去找他?”
  這下,輪到叉車工傻眼了,他也只是偶然聽說有一名清潔工丟了錢,具體是誰也說不上來。他也挺熱心,轉身就出門去找人。
  過了一會兒,叉車工帶回一名男子,正是丟錢的老王。孫德軍找來陳蘇,兩邊一對信息,都能吻合,看來,錢包還真是老王丟的。
  原來,那天老王三輪車壞了,曾到維修部借過工具,途中將錢包丟了。
  以防萬一,孫德軍和陳蘇打電話報了警。畢竟錢包已經保管了3個月,涉及的錢也有1萬多元。叫來民警,也好做個見證,免得引起糾紛。
  “我清點了一下,一共13402元,問了老王,老王說就是這麼多錢。”民警說。
  可是,老王從民警手上接過錢包,連句“謝謝”都沒說,便一溜煙走了。場面一時有些尷尬。
  當大家還在議論時,這個老實的漢子又回來了,手裡提著三條中華香煙。
  “我不太會說話,這個你們一定要收下,真心謝謝。”話音未落,他將香煙硬塞進了陳蘇和孫德軍手裡。
  本報通訊員 李績 本報記者 王波
 
(編輯:SN054)
創作者介紹

Little L

up85upclk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